新闻评论ARTICLE
当前位置:南京大学科技处>> 新闻评论>>正文内容

应该给同行评审们提供培训

试想一下,你刚收到第一份评审同行文章的邀请。这篇文章是作者多年研究的综合成果,而它的刊登对作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步。你想做好这件事,包括给出具有建设性的意见,检查文章是否适合所投的期刊以及在整体上提高文章的质量。但是,在没有得到正确的训练和支持的情况下,你要怎样才能达到上述目标呢?

我们从对同行评审所作的多年研究项目中发现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希望得到更多的指导,从而把这项任务做好。和透明度的问题一起,对同行评审的批评主要在于单独评审意见的质量问题,有的被评为“短且自以为是”,有的则被认为是只评审者的个人偏见。

参与评估自己同行的工作已经成为学术生涯中自然而然的一个过程。如果每个参与同行评审的人都觉得这一过程需要优化,那么,的确是需要做一些修正了。以下是我们研究的主要发现:

首先,新的学者想做评审却不知如何开始。我们的研究涉及了6300名投稿人、同行评审以及期刊编辑,超过三分之二没有做过同行评审的研究人员都表示希望做这份工作。而他们中超过60%的人,希望参加关于同行评审的工作坊或者其他正式的训练。此外,超过三分之二的编辑表示,找到合适的评审实际上非常困难。

其次,评审们很少得到指导。对于已经看了论文的评审来说,最常见的支持主要来自期刊编辑的指导手册。只有不到一半的回复者(科学、技术与医学领域〈STM〉45%,人文社科领域〈HSS〉49%)表示,他们阅读了文章。而出版商发布的手册排在第二位,科学、技术与医学领域中41%的评审收到了手册,人文社科领域的数据是35%。

只有十分之一的评审曾经参加过工作坊或正式培训,但是有55%的自然科学学者和51%的人文社科学者表示,他们喜欢这样的机会。要知道,这样的调查结果还基于这样的事实:有三分之二的评审在自信心的自我评估方面都打出了满分10分下的8分高分。

那么,编辑们在做什么呢?编辑们一直在努力招募并维持好的评审。他们对于怎么才能达成这一目标有分歧。在科学、技术及医学领域内,46%的编辑倾向于组织正式培训及工作坊,但44%的人却不想做。在人文社科领域,只有38%的编辑支持这种做法。

在有帮助的选项里,他们列出了提供自己的指导手册和建议、提供出版手册、鼓励专家参与等内容,另外还有人提到了工作坊及正式培训。我们发现,正在做评审的人所渴求的帮助与整个过程中准备提供的帮助之间,似乎存在明显的差异。然而,编辑们对于组织工作坊和培训的热情匮乏,令我感到疑惑,我们是否应当在调查提问时详细地写明,这些培训实际上可以由期刊编辑之外的其他人来做?

作为学术共同体的成员做事、有一定的回报、享受有能力帮助提高文章质量的过程,是学者们做同行评审的三个主要激励因素。我们还通过年龄分组对比数据,希望得出一些规律,尤其是出于学术职业生涯前期的学者与顶级资深学者之间有何差异。然而,无论我们能如何根据年龄分组对比,作为学术共同体的一部分做事都是得分最高的激励因素。

而评审们是否考虑接受报酬方面,最年轻的群体(20~29岁)是最热衷的,60岁以上人群意愿最低。而这是与事业刚起步时人的经济压力有关,还是单纯反映了评审者个人的金钱态度,调查结果并没有显示出。

理解学者的投稿动机及阅评另一位学者的著作是极其重要的事。而学者们在担任评审工作的同时,需要一定的相关培训,明确这一点可能更加重要。学术共同体表达了明确的意愿,希望得到有效的指导与帮助,因此,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了。

(作者供职于学术出版集团泰勒弗朗西斯集团,韩琨编译)


打印文章